来自 红包 2019-12-29 04:36 的文章

轻轻的风又开始敲打那将要落下的树叶

  风微冷,悄悄从灰褐的天空穿过窗扉吊挂的风铃,徘徊在我清清冷冷的周围,寂寞的曾经或许只是贪恋,在小小的床榻之上,带着略旧的耳机,很喜欢听一首伤感的音乐,不知为何,心比较冷,沉默不想对谁诉说一句话,心只想在悲伤里流淌。

  素月轻轻缠绕着朦胧的薄纱,总是在你双眼满是泪水的时候,遮住远方你想看见的面孔还有那些青翠迷人的风景。淡年一如炊烟,淡淡的呛人味似那佛不掉的哀愁陪你偷偷在寂静的时间里傻傻哭泣。

  思念无遥期,默默痴守,片片愚情,过往皆曾经,而那心伤是否早已不会为你而痛

  轻微的咳嗽声声坠入冷.劣的风中,窗外嘈杂的声音没入耳中沉吟,落叶愚秋反反复复,阴沉暗暗的天空漂浮那丝丝细雨。暗香落莫摧成雪,秋的凄美,只是在为冬的白雪铺起一点又点的寒凉。

  风扇还不停旋转,温暖的莹泪,谁愿想起那些不愿想起的事,怎会偷偷一个人听着歌,怀念过去,沉默的如哑巴,为何那过往的从前依旧那么清晰,因为你心也不会忘了伤。梦也会醒,只是我不懂雨的念想,悄悄又拾起那支笔轻轻的在悲伤二字的下面。

  清秋的冷,却是这般冰凉。我携一盏玲珑的痴念灯,杳渺空空凝望在红尘的那头,从不知道,伤心亦是铭记挽留,爬在寒冷的被褥上,握起一支落莫的笔,不知该在崭新的笔记本上留下什么,日记里的伤,在华灯初上、冷夜如霜的夜晚,匆匆留下对曾经怜悯的无奈。

  如若不是因为寂寞,谁还在心底藏着夙愿,悄悄从指缝中流逝的时光,只因为让我想起还有它。不知苦的甜,谁愿意每天一醒来对着洁白的墙想你一遍又一遍。也没残留一点痕迹,都刻在那快要停止博动的心房上,原来风铃也那么寂寞,从来不知道我有多冷,朦胧的梦,还有风铃更寂寞。凄美吟吟轻唱。

  都藏着一颗寂寞的心,耳机声下,原来世间不止人寂寞,哭的那么伤心。悲愁在徘徊,风铃被风吹的那么响,布满阴云的天空含恨落下滴滴叹息的相思泪,或许过去了就该忘记了,不再为你伤感,无痕的是那些零乱不堪的记忆,叶的萧条。因为你心不会忘记痛,为何对你的思念从叨唠变成一些碎碎的愁念。只有你从不知道这梦会有多长。我不知道,纵然心痛难奈?

  秋风呐喊,深深追着那片洁白的云,纸页折断了悲伤,放下手心里握着的笔,才发现空空的纸页上留下的还是悲伤两个字。

  我躺在小小的床榻之上,对着洁白的墙想着你微涩的笑容,而我苦涩一笑,那些如今全都不再属于我。窗帘透过暗淡的光,小雨稀疏了雾烟,一池的枯叶也被雨丝打起阵阵波动的涟漪,轻轻的风又开始敲打那将要落下的树叶。

  又写下忘记,更不懂落叶的彷徨,冷风稀嘘,一如雨的念想,我满心的悲苍,这能否真的可以忘记,悼念过往,只是我知道心底的伤在愈合,然后一个人躲在被褥里,是回忆,却也偶尔徒添悲伤,只是有些痕迹,或许曾经有多美?

  只想再和你见一面。朦胧的你,被萧瑟的风吹干带走,而我带上耳机半梦半醒间才发现我对你的思念又淡薄了一点。伤要释放,

  我只懂哀是酝酿,那也不会在像从前了。却也止不住在空白的脑海回旋。是逃避,爱的悲哀也在随风遣散。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红包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mmktu.com/hongbao/20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