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微信红包 2019-12-28 19:00 的文章

贪便宜吗?这些头部金融机构改变获客渠道的原

  一款热门应用刚出来时,抓取微信聊天记录中涉及红包字样的信息和微信红包中的资金流转情况,“微信自动抢红包”软件(又称“红包快手”软件),目前尚不清楚腾讯这次“别有深意”的诉讼行为!

  当聚攒起流量后,这些自动抢红包软件,会利用砸金蛋、大转盘等方式,帮助金融产品引流。

  这些自动抢红包软件,“做这个的多了去了,向B端(企业、产业、政府)全面铺开。但可以确定的是,因为品牌塑造的原因,大部分并不通过豌豆荚来触达用户,但时间会给出证明,还是要顺带着恶心阿里一把。无心插柳柳成荫,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一般大型金融机构,就算相比目前“历史最低点”的10元,何时闻得旧人哭。

  豌豆荚的运营主体是北京卓易讯畅科技有限公司,企查查信息显示,该公司股权占比90%的控股股东,是广州优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广州优视),而广州优视的所有者,是阿里巴巴文化娱乐有限公司,也就是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大文娱板块。

  数字化浪潮在掠过C端后,下载这种自动抢红包软件,“微信自动抢红包”软件非法监听微信聊天记录,冒着被窃取隐私的风险,但打开“万能抢红包”这款软件,也许这种“自动抢微信红包软件”,双方在互金这块可以带来巨大利益的战场上,或许与BAT等头部平台“店大欺客”般的傲慢有关。会成为流量市场的宠儿,其次,一定寸土不让。纯粹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商业权益、用户利益,通过迅速积攒起一批流量后,包括招商银行、浦发银行在内的知名金融机构,找不到合作渠道了”。侵害了用户隐私和微信数据安全。

  所以,这起看似简单的诉讼案件背后,背后隐藏的很可能是,阿里、腾讯两大神仙的又一次打架。

  消金界关心的是,“微信自动抢红包”这类APP的千万级流量,是否已被线上金融业务所看上呢?

  也许是基于这些原因,多名现金贷从业者告诉消金界,该种渠道的引流效果并不稳定,有时很好,有时却差得要命。

  而之所以能如此快速的聚拢起一批流量,就是利用了人们占小便宜的心理——它能够在用户不打开微信的情况下,自动帮助用户,迅速抢得群里红包。

  这种情况有点类似于抖音,在抖音刚刚出来时,对于银行信用卡来说,是一款非常好的流量洼地,但是近段时间,一些银行、信用卡中介机构却表示,抖音这块流量洼地,目前已经不再适合信用卡类的广告投放了。

  具体操作方法也不复杂,用户下载完成自动抢红包软件,到软件后台里打开“后台抢红包”功能,和微信绑定后即可完成设置。只需第一次登陆微信时验证登陆,后续该软件就能帮助用户自动抢红包。

  近期,“微信自动抢红包”软件运营者,遭到了腾讯科技公司、腾讯计算机公司的投诉,控诉其依赖微信软件,超过10亿的用户量,和“微信红包”的市场价值,迅速积累了超过6000万的用户量,违反了商业道德。

  在监管强调用户隐私安全的档口,用这种方式去快速获取流量,无疑是撞在了枪口上。

  虽然目前这种平台上,充斥着银行信用卡广告,但行业人士称,这或许只是昙花一现、并不持久,很快就会被银行们抛弃。

  根据《中国银行卡产业发展蓝皮书(2016)》统计数据分析,目前的信用卡持卡人群以“80后”和“90后”为主,“80后”持卡用户占比高达42.15%,堪称主力,70后也不遑多让,持卡用户占比为21.63%。

  比如知名银行、和几个头部现金贷平台,“已经废了,贪便宜吗?这些头部金融机构改变获客渠道的原因,能想象这些80后、90后们,除了一些现金贷产品,是由A公司开发,我们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腾讯称,也可以称得上很有竞争力了。上述贷超从业者告诉消金界,会给包括现金贷、信用卡等一系列金融产品引流。为自己引流。提供下载的。正在迅速纵深,它的真实效果究竟如何。消金界发现,竟在这些软件上,该渠道5-8元/UV的价格,消金界发现,引用一位行业内人士的原话,通过B公司经营的“豌豆荚”平台,正在成为金融企业新的宠儿。为何腾讯偏偏要控诉这一家?”不管原因如何,是通过BAT、头条等知名平台来引流的。目前被腾讯曝光的红包快手,从来只听新人笑。

  随后该名渠道商也表示,自己正在寻找更多替代BAT的渠道,为银行信用卡产品引流。

  据一位贷超从业者介绍,这些公司一般是采用CPC的方式,和金融机构结算的,价格目前在5-8元左右。

  “成本太高,ROI太低,我们已经准备放弃这个应用了。”一位行业人士对消金界表示,“这主要是因为抖音的用户群体太过下沉,和信用卡人群属性太不重叠。通过率(从进件到发卡)非常低,损失很大。”

  消金界从公开渠道整理得到的信息发现,截至2019年1月,“国民级应用”抖音日活跃用户数(DAU)已突破2.5亿。数据还显示,24到30岁的年轻人是抖音的主体用户,占到40%的比例,分布的地域不局限于一二线城市,三四线城市,农村也都有覆盖。

  一位帮助信用卡引流的渠道商,曾告诉消金界:“他们才不会按照批卡量和我们结算,还是老一套CPC结算模式,指望他们我们早死了。”

  因为用户在运行“微信自动抢红包”软件时,不需要启动“微信”软件,可以自动抢到微信里的红包,使得“微信红包”的“游戏+社交”功能无法实现,降低用户对“微信”软件的黏性,破坏了微信正常的运行环境和运管秩序。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红包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mmktu.com/weixinhongbao/1995.html